北京00后高考生的自白:很多人都想考到大城市,但我们就在大城市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秋高三的生活日复一日,看似简单而又任务沉重,看似紧张却也不乏乐趣。每个亲身经历过高三的学生,都有各自的感悟和期待,杨明远和李航就是这千万人中的成员。

杨明远,2002年出生,现在是河北省固安县第三中学的一名高三学生,留着清爽的寸头,穿着一身宽松的校服,脸上的痘印,印证着他正经历的青葱岁月。

现在的杨明远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学习上,他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刻苦学习的尖子生,但他也会流露出对高考和未来的“不确定”,“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是他的人生信条。

李航,就读于北京海淀区的一所重点高中,相比杨明远,他的身上少了些紧张感。他的座右铭是“如果赚钱不是为了造福社会,就没有意义”。这份认知离不开他父母的言传身教,“大家胜过小家”。

杨明远和李航所在城市距离并不远。驱车从固安县出发,沿着106国道和大广高速北上50公里便可到达北京的主城区,随着今年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投入运营,又将两地的距离进一步拉近,但“这一步”的两端却连接着不同的高三学习生活。

学习生活

从高一下半年开始,固安县第三中学会在各个班级内组建学习小组,到了高三后,班主任老师还会按照成绩再去分配小组成员,且兼顾文理,每个小组里要有文科好的,也要有理科好的,每组6人。

提到学习小组,杨明远说:“我们会在课堂上争抢着答题,如在英语课上,老师让回答句子时,如果这道题很难的话,我们会让小组里英语基础好的去抢答,回答出问题后还可以加分,同学之间在互帮互助学习的时候也可以加分,还有作业完成好坏都可以增减积分,然后再综合算小组的平均分数。”

杨明远介绍,现在学校的考试是一个月一次,有时候同学之间或者同学和老师,在考试之前会达成一个约定。 “上次考试,我们班的一名同学和生物老师约定,考试分数肯定过70分,如果没过就扣1000分,结果考试就没过,现在他们小组的积分是负数的了。”

而固安县第三中学设定的这种互帮互助的小组机制,对于李航来说是个新鲜的形式。

李航回忆刚进入高三时的情景,“每个月的第一周是自主学习,第二周会安排小测,第三周会有考试,第四周就是讲评试卷,这样就一个月了,然后下个月再循环。”

李航平日里和两个同学几乎形影不离,彼此间会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但最近的他们多少有点紧张,“最近课排的多了,自习课少了,考试也多,期末考试也提前了,考试的范围也很大。”

原本李航的学校晚自习是自愿的,但现在的他们一起吃完晚饭后,也会积极回到学校复习。李航说,“看电影、综艺节目的时间少了,上上周刚把手机里的游戏删除了,不让游戏占用时间,现在听歌是最主要的放松方式。”

而杨明远平时没有太多的放松方式,偶尔会和同学打打篮球。他心态踏实,“高一、高二其实都是按照课表的安排,一步一步学习基础知识,但进入高三之后更多的是把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起来。但仔细算算,除了睡觉和吃饭的时间,能够学习的时间比较少,所以要提高学习效率。”

为了提高成绩,李航平时也会私下补习,但他和其它地区的同届考生聊完后也意识到自己的学习生活还是稍微轻松一些。“一是他们每天上课学习时间很长,处于有压力、紧绷的状态;二是好多同学都梦想考到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但我们就在大城市了。”

别人眼中的他们

杨明远跟随父母工作来到固安县上学,在学校住宿,上课时间从早上到晚上10点,10点十分宿舍关门,10点半宿舍熄灯,他每天见的最多的人就是同学和老师。

苏艳梅是杨明远的班主任老师,拥有18年的教学经验。她连续带了几届的高三学生,在接管每一届高三学生时,都力求让学生有一个良好的心理和学习状态,这两点也是做班主任的重点工作。

“现在学生的学习成长,不仅与学校的教育、家庭的教育,和整个社会大环境都是有关系的。每一届都有一个变化的过程,只是现在的学生越来越没有原来学生的那股艰苦劲。”苏艳梅的感受也有了变化,在她看来,也正是因为这批00后学生身处新时代,他们更有想法,更敢想,也更容易付诸实践。杨明远也用了“思维开阔、表达能力强、沟通能力强”来形容他眼中的00后。

相比住宿生,北京的孩子们在家里的时间更多。在一位北京高三学生家长眼中,孩子有很多话是不愿意和父母说的,有自己的小隐私、小秘密,进入高三之后,聊天的机会更少了,一回家吃完饭就进屋复习了。

“现在的孩子很自信,很有主见,但有时候的主见是对的,有时候就会有点自大,不听劝,他觉得他什么都行,但有时候并不行,我们也不能太深说,怕无形中给他施压。”该家长说。

这位家长是一名普通出租车司机,孩子现在分数在中游,考不上太好的大学,现在他只能尽他的所能,让孩子上一个好的补习班,但现在补习需要一对一,这样补课的针对性才会强,成绩才能提高,“北京孩子之间学习竞争也很激烈,我一年赚的钱几乎都得缴补课费,他们班级有的同学一年的补课费就超过几十万。”

一位北京海淀区培训机构的主任告诉记者,他们校区的高三学生就几个人,“说实话这个年纪的课业很紧张,补课的时间少,高三学生有自主选择的能力,不会每周都来,他们可能会临时约一两次课,在一两个小时内让老师帮助他们查缺补漏。”

未来的担忧

在进入高三的时候,杨明远的老师就让他们规划了自己的学习目标,定一下想去的大学,了解大学历年录取分数,最起码要清楚自己与心目中大学的差距。

杨明远的理想学府是西南交通大学,“我没有去看过这所学校,但是在网上也有了解,喜欢这所学校的教学理念、环境,还有师资,但对于未来想学的专业,现在还没有过多的考虑,还在看哪个方向以后会发展的更好,现在主要是想把成绩提上来。”

他班上的其他同学,也有自己想去的大学,每个人都有主见,也都有所侧重,苏艳梅说:“我们班就有家长想让学生考北京的大学,按照大人的想法是北京将来就业机会更多,但是现在这个学生的分数如果去北京的话,可能选不了太好的学校,学生就不愿意去了。”

而李航就显得更加轻松,“我是比较乐观的,这事不能太着急”。但他说最近几天还要找老师聊聊,他喜欢找政治老师为他疏解压力、指明方向,“老师总会问我几个问题,如你的目标是什么,对这个目标你有什么规划,你要如何达成这个目标,在具体到每一科目该怎么做。他会和我聊很多的问题,聊完之后,就会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但是过一阵就忘了。”

对于理想学府,其实李航心中是有目标的,他想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像父母一样以后为人民服务。

李航有这样的选择其实是受到了父母教育的影响。谈起他的父母,他说已经连续好几年妈妈都没有回家过新年了,“他们在外面为群众解决问题,回来会和我讲这些人的故事,讲这些人的不容易,我当时觉得父母的样子真好看。”

最近,李航颇受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的影响,“上个月在香港交易所正式敲锣挂牌,杀回香港市场,给我的触动很大,加上之前他还说过,如果有需要,我将随时把支付宝献给国家,让我想到了其实做一名企业家也是另一条路。”

对于未来,李航感觉自己的目标还不是很明确,但是最起码要把每天该做的事都做完。“看到高四的学姐学哥们比我们更努力,可能他们经历过一次,就会更努力,也比较容易‘拨云见日’。”

(应受访者要求,李航为化名)

Categories: 搜狗彩票